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星沙新闻网 > > 玩主题 > 约会圣地•另类玩乐 > 内容阅读  
那些年我们去省博追过的“人气明星”
  来源:长沙晚报  时间:2017-12-04 14:30:32   作者: 字体: 【    】 

  

湖南省博物馆
新湘博外观。

  暌违5年,崭新的湖南省博物馆终于在11月29日闪亮登场。随着新馆的开放,湖南知名度最高的娭毑——辛追夫人也再度“上线”。保存完好的辛追夫人遗体自然是人们挤破头去省博的重要理由之一,而在此之前,大家去博物馆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民国省博 众人争睹吴三桂战袍

  长沙拥有博物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04年,当时经湖南巡抚赵尔巽倡导,士绅梁焕奎、龙绂瑞等筹款,在古定王台创办了湖南图书馆兼教育博物馆,主要陈列人体和动物模型。不过当时以图书馆为主,博物馆只是附庸,后来这座建筑改名为“省立湖南图书馆”, 是中国国内第一家以“图书馆”命名的省级公共图书馆,而教育博物馆的部分在一年之后便被撤销。

  20年之后,也就是1924年,长沙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博物馆诞生了。当年年初,湖南省教育会博物馆筹建纳入议事日程,官方宣布这座博物馆将花费一万银元,依博物馆章程,选举周勺泉为省教育会博物馆主任。1927年,湖南省教育会博物馆正式更名为湖南省立博物馆,足见这座博物馆的地位。

  在筹备期间,湖南省教育会博物馆向社会征集有动物类、植物类、地质类、美术类等11项陈列品,其中包括电气设备、飞机等当时的“高科技”玩意,以及各种活蹦乱跳的动物,当中最吸引眼球的是哪件藏品呢?

  说起来还是与历史上的一位名人有关,湖南省教育会博物馆开馆时,参观者趋之若鹜的藏品,是以吴三桂当年所用战袍为代表的战具。

  普通人对吴三桂的印象仅止于在云南起兵造反的平西王,何以会与长沙联系上了?

  

湖南省博物馆
人偶

  查阅历史可知,当年吴三桂起兵造反,引发“三藩之乱”,兵锋所指首当其冲之地就是湖南。吴三桂也一路攻陷常德、长沙、岳州、澧州、衡州等地。吴三桂占据湖南后,一直以长沙、岳州(今岳阳)为战略重点,各派7万重兵精锐驻守,而他本人,时常“御驾亲征”,前往长沙坐镇,以坚将士守御之志。

  清军当然不能眼见吴三桂坐享其成,康熙十五年三月一日,清朝的安亲王岳乐统率大军自江西进逼长沙。此时,吴三桂从松滋率领精兵强将至长沙增援,他的意图是先败岳乐军,然后赴援吉安。 当时,吴三桂军出城西布阵,分兵十九路,横亘数十里,军容之盛,近古未见。长沙大战,双方投入兵力达十余万,杀伤相当。只可惜吴军后院衡州(今衡阳)被抄,这才功败垂成,吴三桂于长沙戎马多日,最终也在此病故。

  长沙《大公报》当时便登载消息称:“兹查得八角亭鱼塘街三宫殿储存有吴三桂时所用之战具(各鞭、盔甲、铁帽等多件)。此项物品,闭藏古刹,殊为可惜,不如陈列博物馆,以供众览。”

  要说省教育会博物馆这一手也不算光明正大,“特请警厅,令知该庙主持,将所藏该项物品移交博物馆,并希派员会同该馆馆员前往接收,以便陈列”。可见当时的所有者并不愿交出藏品,省教育会博物馆是向警察厅发出公函,这才强行征得。

  不过吴三桂战具入馆之后,效果却是出奇的好,当时的省教育会博物馆,第一陈列室收藏的是各种古玩,并吴三桂战袍及前清官袍等物;第二陈列室收藏的是电气物件及飞机等;第三室收藏各类动物标本。开放当天的游览者大多驻足在第一室吴三桂战袍前。

  尽管馆长周勺泉大声疾呼“你们到博物馆,不能光看吴三桂的盔甲”“最有价值者,当属麓山十彝器”。但历史价值再高,却也抵不过吴三桂的“名人效应”。当时的省博每天迎客1200余人,多数都是冲着吴三桂而来的。

  随后,省教育会博物馆也增添了不少藏品,但能吸引大众及媒体目光的,也逃不出名人这一大核心元素。比如,长沙交通银行主任黄启禧将家藏明代忠臣史可法真迹手卷捐赠给了湖南省教育会博物馆。1925年,有人在天心阁对面蔡公坟挖出岳飞用过的砚台,也有人提议应当捐献给博物馆。这两件事之所以留存于记忆,大多也因为岳飞与史可法的名气。

  

湖南省博物馆
苗族服饰

  旧湘博 辛追夫人身份曾引发全城猜想

  1930年,当时已更名的湖南省立博物馆焚毁于战火,湖南全省陷入了“零博物馆”的状态。直到湖南省博物馆(以下简称湘博)1951年开始筹建,于1956年在长沙西北环境优美的烈士公园建成开馆,博物馆重回大众视线。

  虽然当时的湘博从位置到藏品与民国时期的省立博物馆关系不大,但旧省博作为湖南博物馆事业之肇始,每到追根溯源时,还是屡屡被提及。

  湘博建立伊始,收藏物品以历史、自然两大类并重,既有丰富的楚文物、近现代名人文物藏品,也有不少湖南稀有矿物标本、动植物标本。直到1972年,一项震惊中外的重大考古发现的出现,湘博才加深了自己的历史人文气息,随后把矿物标本拨发给了湖南省地质局,把动植物标本给了长沙市一中,打造成了专业的历史博物馆。

  这项重大的考古发现为马王堆汉墓的现世——1972年至1974年,考古工作者先后在长沙五里牌附近发掘了三座西汉时期的墓葬,不但出土有丝织品、帛书、帛画、中草药等遗物3000余件,更发现一具保存完好的西汉女尸,被后人亲切地称为“东方睡美人”。

  家住附近的单娭毑至今还记得当时出土的情况:“她个子不高,脚很大,看棺椁和陪葬就像是大户人家的。”

  当然,确定马王堆女尸的身份为辛追夫人是后话,当女尸出土之时,长沙城内的八卦满天飞,有人谣传这具女尸原本是逃出皇宫的宫女彩娥,她与一位樵夫相爱成婚,很多年后,两人找到已成为皇帝的儿子,最后彩娥与樵夫在远离京城的长沙幸福地度过了晚年,死后隆重地安葬在长沙城郊东北。人们还把郭沫若等当代人物全部扯进了传说中,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当年虽不流行《还珠格格》等琼瑶系小说,不过人们的编剧能力看来不逊于如今电视里演的这些才子佳人的故事。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陪葬品出土,女尸的身份之谜逐渐曝光,谣言也不攻自破。在当时的马王堆2号墓中,发现了有“长沙丞相”“轪侯之印”“利苍”三枚印章。据史料推算,长沙相利苍应于高后三年(公元前186年)卒。1号墓内陪葬物有一枚“妾辛追”的名章,因此女尸应为利苍之妻辛追,而3号墓的主人则是两人的儿子利豨。

  即便这算是证据确凿,也难堵无聊人士的悠悠之口。2004年,就有“专家”推断说,3号墓主人可能并非辛追的儿子,而有可能是“第三者”,利苍死得早,辛追完全有可能改嫁。正儿八经的考古发现被某些人演绎成了八卦秘闻。

  无论是女宫娥还是长沙相夫人,辛追的尸体历经2100多年,仍然形体完整,全身润泽,毛发尚在,指、趾纹路清晰,肌肉尚有弹性,部分关节可以活动,几乎与新鲜尸体相似,堪称医学上的奇迹。长沙城当时也出现了争相竞睹辛追夫人的热潮。家住河西谷山公园的张先生表示:“当时大家为了去湘博看辛追夫人,即便下着雨打着伞也排起长队。我特地等了半个月才去,还是排了大半个小时的队。”

  辛追夫人的墓穴可谓极尽奢华,但为了便于保存和展览,她还是被迫搬了两次家。第一次当然就是从马王堆汉墓中出来,当时墓穴深达18米、土质也比较疏松,人根本下不去,省博物馆请来专业的吊车师傅,用滑轮、脚轮改装吊轨,历时一周才把棺椁从坑里吊出来。第二次,则是从湘博旧馆,搬到“新馆”。老长沙人应该都还记得,如今这座新馆其实应该算3.0版本,此前湘博还经过一次改建,1956年的1.0版本湘博只有两层小楼,2003年,又在小楼旁建造了一座2.0版本湘博,也就是2012年开始改建的那座馆。虽然辛追夫人从1.0版本搬到2.0版本只有区区200米,但省博物馆仍旧小心翼翼,对辛追进行了精密的体检,唯恐出一点问题。辛追既然会“搬家”,也有人呼吁回家,2006年就有专家呼吁要让马王堆汉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让辛追重回墓坑,实现“物址合一”。当然这一构想至今没能实现。

  

湖南省博物馆
青铜动物雕像。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李锋 摄

  新湘博  “神还原”辛追“家” 还有“方罍之王”

  11月29日,新湘博再度出现在世人面前,淡出众人视线5年的辛追夫人重新亮相。辛追不少人都已经看过,那么去新湘博看什么呢,新湘博又有什么新的亮点?

  首先,你可能已经看过辛追了,但应该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辛追。老长沙彭先生告诉记者,过去参观者看辛追都是瞻仰似的。在1.0版本的湘博中,参观辛追遗体的地点离真正的遗体存放棺椁很远,只能从上往下远远看到影子;在2003年开放的2.0版本湘博中,距离拉近了,但仍然很远,难窥辛追的真容;而在如今的新湘博中,参观者可以顺楼而下,走到棺椁面前,辛追夫人的皮肤、肌肉清晰可见。

  其次,这一次新湘博运用现代化技术,对辛追的“老家”——马王堆汉墓1号墓坑进行了“神还原”。要知道,当年辛追夫人可是埋藏在地下深达18米的墓坑中,其宏大程度堪称“地下宫殿”。她所在的“千年居”更是由四层棺椁厚厚包裹,其呈现的奇景怕是连《鬼吹灯》《盗墓笔记》这样的盗墓小说都描绘不出来。

  而新湘博则用现代化技术一比一还原了这一奇景,湘博中的“墓坑”深达十多米,辛追就长眠于正下方。“墓坑”墙壁由电子屏幕组成,由声光电技术重现了四层棺椁中黑地彩绘棺的流云纹、怪兽纹等图案,朱地彩绘棺的云气、龙虎等图案。几组图案交替呈现,极具3D效果,给人一种魔幻感,让人仿佛置身于1972年现世的那座巨大“地下宫殿”之中。

  除此之外,本次新湘博开放,也展示了不少首次亮相的辛追陪葬物品。其中就有一件朱红菱纹罗丝绵袍,其面料工艺复杂,一个组织循环约有经丝330多根,纬线200多根,共需120多个单独提升动作加以控制。而这件衣物是辛追夫人生前所穿之物,也是首次在世人面前亮相。据介绍,在“长沙马王堆汉墓陈列”中,40%的文物是以前从未展出的。

  除了辛追夫人和马王堆汉墓陈列展品,辛追夫人的“邻居”也都来头不小,被称为“方罍之王”的皿方罍首度在新湘博合体展出。而在开馆的另一大展览“湖南人——三湘历史文化陈列”中展出的4000余件套文物中,有90%以上的文物是首次在湖南省博物馆内展出。

  来源:长沙晚报

[编辑:杨志丹]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长沙县委宣传部主管 星沙时报主办
Copyright 2004-2016 www.csx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星沙新闻网 红网长沙县站 湘ICP备11001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