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星沙新闻网 > 人文地理 > 精华热读 > 内容阅读  
行走在心尖上的光影
  来源:  时间:2018-06-14 09:47:16   作者:徐建中 字体: 【    】 

  接儿子放学时,正牵着他的小手走在马路上,细雨忽然飘下,撑开伞,伞下的世界便独属于我们了。儿子兴趣很高,左顾右盼,蹦上蹦下。忽然,他停住脚步说:“爸爸,你看!”我顺着他的视线回头望去,暖心的一幕展现在眼前。

  一位中年人掀起自己的T恤衫,使劲扯着衣角,盖着孩子的头遮雨。他们一路小跑,很快从我们身旁闪过。那孩子个头不高,刚好能蹭到中年人的腰,中年人一面扯衣角罩着孩子,一面顺势把孩子的头尽量拢向自己。雨丝浸润了中年人赤裸的后背,黝黑的皮肤,腰中央一个脂肪瘤凸出背面,像极了我记忆中曾经抚摸过无数次的那个肉疙瘩.

  那一年,我上小学三年级,由于学校离家比较远,所以每天都是父亲骑自行车送我上学。那天正走到半路,忽然下起了雨,虽然不大,但毛毛细雨湿衣裳。父亲把车停下,人依旧坐在座板上,用脚支撑着自行车保持平衡。“你在我后背躲雨吧。”父亲一边说,一过将双手反伸到后背把汗衫掀了起来。一直习惯了睡在父亲怀里,从没如此近距离注视过父亲的背,一根根肋骨在黑黝黝的皮肤里,就像一根根立柱,支撑着父亲岣嵝的背。

  正出神,父亲挪出一只手把我的头按在了他的后背,汗衫像夜幕一样罩下来,我眼前一片暗淡,但我一点也不怕,就像夜晚用被子蒙着头蜷缩在父亲怀里一样,感到安全又温暖。车子晃动起来,继续前行,我用额头轻抵着父亲的后背,一手紧紧抱着他,一手在他后背摩挲着他的腰间,突然我摸到了一个凸起特别高的肉疙瘩,父亲说那是一个脂肪瘤,不碍事的。我用手捏了捏,软软滑滑,竟然像极了父亲的耳垂。

  进入梦乡前,我喜欢摸父亲的耳垂。漆黑的夜,轻捻着那团肉,心中便觉安然,我喜欢那种依偎着父亲的感觉。常常是我还在揉捏,父亲的鼾声就已经响起,我喜欢这鼾声,就像摇篮曲,冉冉悠悠伴我入眠。那次避雨之后,我不但摸父亲的耳垂,还习惯了摸他后背的那个脂肪瘤,父亲说:“你天天给我按摩下,就瘤子肯定就会慢慢消散了。”我喜欢父亲说这话时的那种欢快,就好像不是他在温暖我,而是我在帮衬他。

  很多年过去,我早就已经不好意思再抚摸父亲的耳垂和肉瘤了,但在不经意中,我经常能感觉到父亲后背的温暖。就像现在,伞下的儿子一动不动,眼睛直愣愣地还追随着那对扯着衣角避雨的人,应该,他们也是一对父子吧。“爸爸,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让你享福。”儿子忽然天真地说。我把雨伞向他那边移了移,握紧了他的手说:“要是哪天忘带雨伞,你也到我后背避雨吧。”

  贾平凹在《关于父子》里写道:作为男人的一生,是儿子也是父亲,前半生儿子是父亲的影子,后半生父亲是儿子的影子。我的父亲已经离开好几年了,可我经常还会在梦里摸他的耳垂,在下雨时躺入他的后背避雨,轻轻按摩那个肉瘤;只是,每当我睁开眼,借着淡淡的月色,寻到的,只是父亲的光影。

[编辑:杨志丹]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长沙县委宣传部主管 星沙时报主办
Copyright 2004-2016 www.csx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星沙新闻网 红网长沙县站 湘ICP备11001760号